這是第一次佩容來簽約付訂金


abbie那一天有通告不在



 


第二次再遇到佩容的時候


已經是她要結婚的前二天了


而且還是abbie打電話提醒佩容要來討論造型了


這麼信任abbie的新娘


真是讓abbie好氣又好笑




 


溝通造型的時候


abbie詢問佩容


有沒有什麼喜歡的感覺?


佩容說的很籠統


但abbie懂


 


佩容如是說「要像日系的藝人、要甜美、


                    要像女神、要很溫柔、還要贏所有的新娘」




 


佩件上是佩容和朋友一起選的


所以abbie是負責搞定妝和髮的部份




 


女方的婆婆要求佩容要戴著金飾進新娘房


佩容小小難過,那她的項鍊不就白選的了


可是abbie安慰佩容


沒關係,我們先戴著


要交換項鍊的時候


再拿下來就好了





 


第一個造型


abbie幫佩容把頭髮收上來


這樣交換項鍊的時候比較方便














 



 


第二個造型


是前往訂婚時的餐廳


abbie 答應佩容


把頭髮放下來


而且是長長浪漫的頭髮


佩容開心的不得了


 





 


頭飾也是佩容自己來彩妝殿選的





 


abbie則是負責呈現佩心裡所想要的















 


接下來的白紗


是迎娶的造型


所以比較雅一點


會和進場時的造型有所區別





 


abbie真的很喜歡很喜歡佩容


喜歡到abbie的工作結束後很想用力抱緊她


因為佩容真的很"真"


不會硬要笑,也不會說客套的話





 


訂婚結束後


下午換完白紗的造型


等待迎娶的時候~佩容告訴abbie


前一天晚上佩容打電話給老公


問他說:「.........~~我們真的要結婚了.....


     我真的是你想要的嗎?


    我那麼愛生氣、那麼愛吵鬧


   真的是要一直在一起相處一輩子的嗎?」


 


「媽媽說:不可以嫁給帥哥,因為會沒有安全感」


「爸爸說:佩容啊~~爸爸陪妳走的紅地毯不可能全走完


    走到了一半,還是要把妳的手給別人,讓妳的下半輩子陪妳過一生」







前一個晚上佩容跟老公說得很多


說到生自己的氣


斷斷續續的......片片斷斷.........






 


先生的回答是:「..............    我想清楚了.......」


這是我要的。







 


abbie的工作每天每天都在參予別人人生最重要的一刻


每天都會加入每個人感情最濃縮的一刻


不管是這幾年來的相處、最後決定要結婚了--那感情最揪結的時候


或是成果的發表,那幾個月無以計日得付出--那心思最凝聚的時刻


abbie都得快速的吸收當天那位主角的感受


要同一個陣線


然後要真的了解,就可以馬上明白業主的徘徊


 






 


每天每天,abbie的感受都太新鮮


除了是用別人的感受去過當天的生活


也試著承受,我的業主這幾個月、或這幾年所累績下來當天的爆發


這樣的生活,abbie試著過的更鮮明


不會再堅持自己的原則


讓自己的藝術可以和當事者一起雙贏。

    全站熱搜

    Abbie彩妝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